烏合之眾 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本來應該買電子書的,但書封是王志弘做的,不買實體說不過去

這本書已經在待看清單很久,大概是因為最近都在看大眾心理學的書,就把它也拿出來嗑光了。勒龐的烏合之眾在大眾心理學裡一直都是一本非常重要的著作,從出版到現在,每每只要有群眾事件,就一定會被拿出來提一下。尤其在這幾年,因為資訊的流通,本來應該只會出現在歷史課本的各國事件都被放大展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加上近年台灣的群體意識的覺醒,這本烏合之眾被拿出來朝聖的比例又更高了。

簡單地來說,勒龐試著要提出的問題是,群眾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在各種狀況下做出最正確的決定?當然從中文書名也可以猜得出來,他是持完全反對的態度的。對勒龐來說,群眾就是一群非常容易被受影響,無法獨立思考的人。只要一群人聚在一起,集體智商就會降低,並且變得只懂得用情緒思考。

這本書大概可以分成幾個部份,第一個部份勒龐主要著重在群眾就是一群智商低下的生物(不是我說的XD),接著第二部份他稍微歸納出一些在群體中常見的不理性的行為的類別,再來最後就是針對幾種異質群體,像是議會、選民、陪審團等等,再更細節地描述這些在勒龐眼中幾近愚蠢的行為。

其中,第二個部份跟第三個部份,都充份地展現勒龐在歸納事情還有觀察現象的能力,許多他所描述的行為,到了一百年後的現代,你依然可以輕鬆地列舉許多在生活中發生的例子。像是他提到了一個群體意見領袖的重要性,還有群體容易依照當下的激情行事的特性,在生活中其實比比皆是。更讓人覺得不容易的是,在一百年前的那個時空,民主應該還是不容置疑的顯學(現代多少也是),但勒龐卻已經點出了議會的運作的挶限,黨派無法改變的基本立場,還有議員對無關利益議題的隨便的態度,這些都讓這本書成為”點出問題”的聖經。

其中有一點特別值得一提,在勒龐的眼中,民主其實就像是宗教一樣,一群人口裡喊著口號,跟隨者群眾領袖,對於事件無法理性思考,這不就跟膜拜神是一樣的道理?把鏡頭從1895年拉回2014年,看到 Harari 的人類大歷史,無獨有偶的也將民主等等政治思想歸類為一種宗教,雖然這跟我們的認知有點衝突,但就表象上來看,多少你也會認同這兩位大家做出這樣的分類的確是有那麼一點道理。我們對於天賦人權的執著有時候的確像是宗教一樣,對於各種社會議題的意見領袖也像是拜神一樣,這一點在這兩本書裡沒有科學的實證,但也有很多當代的心理學研究有過各種實證了。

雖然某種程度上來說,社會思想就像是一種宗教,不過個人覺得這是在抽離了一個大前題下做出來的結論: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群體?雖然說為了群體最終可能也是為了自己或自己的後代,但是相對於強調自我平靜或是極樂世界的宗教來說,當代左派還是有著許多單純利他的意見存在,很多都是跟自己不太有關係,也沒有那個社會思想會告訴你民主可以讓你長生不老。

當然從勒龐的年代到現在,我們或許在科技上有著長足的進步,但不得不承認,群眾智商卻是進步緩慢。不過就像人類大歷史裡面提到的,有時候人類能夠進步的重點,就在於這種不理智的群體意志,我們正是因為這樣,才有辦法一直拓展未知的領域,而不是在同一個地方原地踏步。

最後一定要提一下,這本書雖然娛樂性很高(是真的XD),不過從現代的眼光來看,這樣的內容與其說是研究,不如說是作者的人類觀察,只是他觀察地很準而已。更不用提作者在性別種族上的政治不正確了XD 但是對於群眾心理有興趣的話,還是推薦一讀,可以稍微整理一下腦袋裡的東西,把某些現象有系統地歸位,如果希望得到群體心理的專業分析、或者民主大哉問的解答的話,可能就要另請高明了。

Show Comments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